in 栏里偷闲

大马国会趣闻

人人咖啡店以前要看议会笑话,民众必须飞到宝岛去,到哪儿看议员吵架,打架,跳上桌子,爬上议长宝座闹事。

今天的大马议会一样上演着笑剧,不是尊贵的议员乱讲话,就是五品大官发神经,胡说八道,尔后又说媒体带错耳朵采访国会。

近日的国会就有一位副部长说了笑话,感觉他阴笑地提起女性代议士的姓氏,在尊严议厅发飙。。。

不懂尊贵的五品官爷是头壳坏了,还是议厅里面的耳朵都怀了,听错了高官的语气,自己胡闹起来呢?

当他被敌对党严厉责问时,他又觉得我哪里有错?只不过说出事实吗?

但笔者觉得他是将性器官挂在嘴里,自己不觉然而已。因为,此君多年前也是口不择言,狂言包括了出水论,吉灵,疯子侮辱在野党议员。

至于他的同僚旺莫达也一样疯狂无理~每个月都会漏!这些言论在尊严议会讲出来,他们的言语已经污染了国家最高议厅,人民还能寄托未来给以他们吗?

因为尊贵议员在议会讲什么,就代表其智慧有几多?要是草民到了哪儿说错话,笑纹在想人民应该会原谅无知的我吧!因为,笑纹只不过是市沽一番的普通知识份子,对于文字造句一概不通,最精通无比是三字经,粗话,费言。

副部长的犬子携带一堆人马去到国会大厦,想痛打另外一个国会议员,说他骂我爸是混帐东西,你给我等着瞧!就开打在线,把整个议会规矩踏在足下,法律还在眼中吗?

再不改革就是动物园

警察是不是执法单位呢?捉了一个你口中颠倒国家的她,请几个议员和民主斗士进去喝咖啡,这一个闹事打架的家伙,是不是应该擒拿入狱???

很多时候,大马警察的行为让子民摸不着脑袋,维护法律的执法人员不是站在法律立场吗?看着红衣猴子搞事,看着红衣堂主喊到喉咙破,就没看到捉拿行动??

可是黄衣队伍一嚣张一点,在旁监督的警察就开始行动了!偶尔扣留领头羊回去交差,跟上面有个交代,也跟这些对抗大马一号的人士做一个轰动的宣传~民主代言人!

要是警察今日没有好好请达祖丁的犬子去警察局喝茶聊天,关他几天,让他思考一下。下一届大选或许就是警察换老板的契机,一个听老板的执法单位,往往还得根据法律行事。要是去到国会打人闹事的巴西沙里支持者没有收到法律对付,天理去了荷兰吧?

借用朋友脸书的词句~副部长儿子纠众在国会外打议员。他们像不像恐怖分子?有点像。是不是破坏议会民主?好像是。有没有危害社稷安宁?应该有。那么可以SOSMA吗?

要是大马国会里再不改革,相信有朝一日,国家动物园就是国会议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