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更改规矩,再玩过游戏吗?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说,槟榔医院注资20亿令吉发展马来西亚最大的私人医院,对槟城而言是一个经济游戏规则的改变者,不需通过公开招标程序。

在伟大政治工作者而言,最大是不需要公开投票吗?但有些时候,别人政府的工程程序出现这样的规矩,看官不是听过尊贵的首席部长批评了吗?

还记得他于去年在该党万茂选区《改变在即,斗争到底》晚宴讲过槟城州政府积极推动肃贪及廉洁是走在最前线,对于任何土地买卖及工程都公开招标。

价格者得就是反贪污,也获得了国际透明组织给予表扬。那晚还讽刺首相纳吉一番收取政治献金,无需做各种公开招标了!

他也在2013年公布“两岸三通一槟城”的4大工程计划时说,就是公开招标的好处,使得原本预算需要80亿的计划,节省下17亿令吉。

这是他向来的投标做法,让大家心服口服,原来槟城州政府是如此透明去管理财务。这些年来廉洁从政,在首长大事宣传下,大家也认为了公开招标是唯一杜绝“吃钱”的法则。

可今天又听到了高价计划不公开招标,而以直接洽商有关地段租赁99年的合约,这也是改变游戏规矩的一项投资。

而且是以中央政府的产业估计及服务局的估价完成此项够贵交易,在笔者逻辑思维分析,以一个自己不信赖的中央政府价格谈妥巨额投资,却让许多人摸不着头脑,感觉很怪异!

首长也以宜家家居前来槟城投资比喻,槟城州政府同样直接洽商来完成高价值计划。

至于为何将州政府土地转换为首长机构名下,他解释是基于让手续更顺利进行,还强调首长机构如槟州发展机构,都是州政府旗下机构,没问题啊!

从台下批评指正,到台上执政了这些年,当官不到十年八年,多少被官方风情感染,学到了一些管理技巧吧!数十年的公开透明要求,只不过打理几年,这么快又推翻透明制度。公开投标工程,是不是真的行不通?

“改变在即,斗争到底”,只是台词吧!要改变国家贪污腐败现象,自己又走进了胡同。政客是要人民相信谁啊?

海底隧道环境研究耗费了几亿,相信也是未知数?州政府通过丹绒槟榔110英亩填海土地来换吗?相信还没人知道吧!

把宜家的医院当着高价值来定位,更改了人民的期待,就不懂群众会何时察觉醒悟?原来道德品质保证的政治工作者,与全球入狱的首号领导都一样“肉麻兼有趣”。

当官后,忘记了从政承诺。上位后,把脑袋换掉。这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写照,白乌鸦肯定死在鸦群里。任何一只乌鸦都不会跟你混,除非你把羽毛染黑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