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政治断交

打从飞天仔跟月亮佬断交关系,又留在联合政府监督旧盟友,这种断不了的情意结比男女爱情故事更复杂。

作为马来西亚政治观众,劃票前后的相差甚远,大选期间人民是老板,高高在上,候选人跟选民许下很多诺言。大言不愧与人民勾手指,指天笃地说,只有我当选才能真正实现民主自由梦想。

这些诺言是候选人都爱说的宣言,比起情侣爱你一万年还有甜蜜乐章,听到大家都不期然给予爱意,画下定情之X。

可大选成绩宣布后,中选的代议事是不是真的爱你?搬过来跟你住在一起,每天一起吃饭,每晚抱着你对你说爱你直到世界尽头,呵呵!

当选民发觉代议事只不过是酒店常客,每个月都飞过来亮相曝光,让爱人们都感觉到YB的情意绵绵。有些YB深怕选民爱意变迁,还特聘写稿人代笔示爱,几乎天天都跟你表示,在你身边扶持,帮你服务,哈哈!

更甚的YB,每月只出现一次,但巡视几个剧场,就换几套戏服。又吩咐助理分几次电邮给记者朋友,让选民察觉自己是住在当地,睡在选区啊!

也许这些戏子不是爱做戏,表演给选民看。而是他们不小心当上了代议事,坐上了国会议员哪一张椅子。要她们放下原本的工作,又觉得YB这份工不靠谱,万一下一回合被爱人厌倦,被抛弃了!下半辈子谁来伺候自己呢?

笔者不懂一届的恩奉金有几多?更不晓得退休金有几千块钱,只知道代议事只有在五十大寿后,领取各州的州议员退休金,或国会议员退休养老金直到搬迁另一个天堂。

今天又看到月亮佬跟蓝眼断交,又读到一小段文字游戏中的笑话。断交不代表退出联合政府,因为行政议员是选民委托代议事为民请命,所以月亮佬会继续保持距离,与两个勾手指“绝交”朋友笑傲江湖。

看到雪兰莪州政府的盟党断交关系,又保持亲密距离,政治爱意味着了什么含义?我爱的人不爱我,但愿长醉不愿醒吗?即使爱人不爱我,可为了爱人,我只好牺牲小我,祝福爱人与情敌长相守???

要是这一个爱情纠纷故事是国阵主演,选民不懂还会爱恨交织,爱屋及鸟疼惜不语吗?闭着眼睛,让分手的情侣继续胡闹下去吗?让闹着离婚,又住同一屋檐下,同一房间内,同一张床上扮演三只妖精打架啊?

听惯政敌的呼吁,退出国民阵线,即刻跟七十一岁老公离婚,但不懂是否跟着政敌番,离就离就离就离,可又住在一起,睡在一起,玩在一块。说是监督前任伴侣,讲是看顾前任,不让前任乱搞,胡作非为,呵呵!

可自己纵容自己跟随前任闻鸡起舞,跟着音乐和声奏乐,当我们都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当我们都在一起,其快乐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