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Ramly Burger

小时候的山脚下,路边小食摊可说是难得一见,傍晚时分偶尔会听到滴滴答答,也即是印裔同胞卖Roti。

有时会看到冰淇淋切,一小块状的冰淇淋,有时在冰摊看到的是冰雪球。一块五分,一角,两角加红豆。

到了小学时期,马来沙爹和拉沙摊多了,记忆中还没有汉堡包吧!而到了中学时代,小食摊开始多了,路头街尾有了许多食摊,小贩中心也逐渐成型了!

在山脚下那些年代,也许城内比较少友族同胞,汉堡包还不是流行。但扁担饭,咖喱饭倒是很容易找得到。

来到米乡做工一段日子,才知道青鱼这里叫着母斯木。这里的友族同胞相对也比较多,尔后十来年来的路边卖兰里汉堡包也见怪不怪了!

今天读到汉堡包进驻纽约,一个小伙子在美国买Ramly Burger,他说这是马来西亚子民的共同回忆,对啊!我们这里的食物通常都是你吃我吃他看啊!

写着,写着,脸书传来一则讯息,学弟说“我弟弟也曾经在澳洲卖satay一串RM12,但是那不是他要的生活,念完博士后把餐馆股份卖给伙伴走人。”

一个念着博士的马来西亚人也在澳洲买过沙爹,这是政客爱说Malaysia Boleh,对吗?可马来西亚能只剩下口号,一个曾是世界典范,多元族群融洽一个屋檐下的马来亚在宗教主义逐步侵蚀中,三大种族和平共处,多元文化交流,逐渐疏远彼此。

这种唯我独尊的教义,不进你的店,不吃你的食物,不给你剪头发,不跟你往来,这是极端思维,不是捍卫教义啊!

从小学到一个生活尊重,就懂得吃猪肉时,不好跟友族同胞说,猪肉好好吃,你要咬一口吗?也学到喝酒买醉时,要是他坐在那里就不好将酒杯推给他,邀他喝一口。更不会对群众说,政府机构里头要吃猪肉喝酒绝不是问题,对吗?

也许就因为政客常在族群宣扬唯我独尊,自由自在逍遥,却把友族感受给愚弄了,还沾沾自喜地觉得自己是全民模范,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