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橙雨污论

槟城是海岛,威省是沿海。只要不是海潮,没有海水倒灌,怎会淹水?

下雨时,只要河流、水渠、排洪管,蓄水池、水闸足够,操控得宜,下再怎么大的雨,也可以流向大海,因为槟威不像荷兰低于海平线,这是常识。

地方上淹水,显然是州政府管理不当,除了排水设施出了问题,就是环境保护做得不好,与老天爷无关,这是没有什么好狡辩的公共议题。

北马之梹,吉,玻和吡叻等地,,到处听到水灾声,许多灾民为水辛苦为水忙,交通受阻,山崩,电流中断,苦了大众。

“怨不了谁!要怨就怨「天气大变化」所使然吧!”

雨~真的是照妖镜!平时不清理水溝、路旁的垃圾、草和泥沙不去除、提升基本設施比不上發展的脚步;大雨一來,問題就來!

借用三个老友在网上的语句,看得出他他她那种感觉,对于“政治”游戏管理的无奈,对于大自然的挑战“极限”,对于当地政府部门处理事务的怨言。

从投稿写实这些年,写过几次发展洪流将吞噬社会安宁,写过朝野政客的执着,写过人民对于发展趋势的要求。相信过去几写没引起共鸣,因执笔的人来着马华,呵呵!

从听不到,看不到,做不到的重新执笔参与文字游戏,就开始为发展留意一点字体空间,为当下的填海开山计划喊话。

就写了过“奉劝代议士们认真贯彻落实环境影响评估,好好珍惜眼前的优美海边,真正实现了从政的初衷,为民造福,为社会发展趋势留下空间。让发展与保存拥有一定的协调,填满了海域,垫高了低泽地,铲平山坡,跟老天爷开玩笑。”

前报人胡叔叔也写过,当坐上那张椅子后,不甘心下来,什么原则和理念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在野时极力反对的,现在却双手赞成通过,善忘症是野心家的通病。

多次往返老乡走走看看,发觉儿时的山脚下的发展洪流侵蚀下,古时候的积水潭地都失去踪影,沼泽地也逐步形成美轮美奂的花园洋房区。

那时候在想,原本是小溪流流的龙沟,变成钢骨水泥的沟渠,山脚的龙儿已成为老天爷宠儿吧!没值多少钱的废地,都成为发展趋势的富贵地。

啊嫲时代养牛养羊的草地,过去积水成渊的沼泽地,都被填高,急水要往那里流?沉默寡言的大地会在何时忍不住发脾气,跟人类说令伯顶不顺了!

昨天的什么台风来袭,政客除了呼吁大家务必注明安危,他们曾何几时检讨执政为民造福这些年签发了什么发展计划。

对笔者来说,早前的忧虑,一旦天气成为借口,这些年的发展最高境界,淹没了大山脚,发展计划的利与弊是谁的错啊?

作为一名普通百姓,你我他只能感叹,“怨什么!要怨就怨「天气大变化」所使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