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老师,你好吗?

2018新学年开学不久,就有两所华小的老师相继自杀,家总主席黄华生对此深感遗憾,他说老师们的压力非常大。学生有做不完的功课,其实老师也有做不完的功课。再加上,如果得不到上司谅解,更把老师推向悬崖。

是以家总呼吁恢复吹哨者的管道,好让投诉无门的老师得到正确的管道解决问题。因为家总认为教专、教总也帮不到老师他们,大家无法发挥作用,因为老师是不能公开投诉。要对外投诉是要不得行为,会被教育局采取纪律行动对付。

笔者到认为很多时候,教育局都会基于老师是公务员体制,在没有了解他们情形下,就把问题推回学校或家协处理。

可学校和家协是否站在老师角度看问题,在过去这么多年来,换了许多教育部长,每一位新官都要表现自己,都在任内推出新政策,要老师呈上许多书面报告,甚至在深夜还得上网打报告。

虽然这些年来,看到很多不一样式的老师,有半路出家的,有抱负的,有骑牛找马的,有做一天和尚打一天木鱼的,总之在教育界看到了许多不同款式的老师。

对于有抱负的老师,他们总是尽责去教书,也严格要求学生要自律读书。对于半路出家,他们只不过找一碗饭吃,学生成绩如何,关钦何事!所以说,每一个行业都有害群之马,可身为教育界的一份子,社会还是有着一群负责任的为人师表。

那天在网络读到某位老师在会议发癫胡乱骂人,借此跟大家说,老师也是人,也是有情绪,有家庭,有压力,有负担,有周围环境“无形气压”。要是大家都有着同理心对待老师,相信老师也会以礼相待吧!

其实,在笔者求学那些年,相信很多人都觉得要是自己在学校被老师鞭打,回到家都得拉低裤子,不让家人知道。否则爸爸,还是妈妈肯定又再次鞭打自己,在质问你,在学校做错了什么?

这与当下的学府实况有的不一样,要是哪家的孩子被老师鞭打,留下痕迹,相信家长怒发冲冲飞往学校找老师理论,有些还奉上拳头问候老师的脸,对吗?

尊师重道已跟着往事随风而去,老师啊!你要自重,也得好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