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水门趣谈

是谁撬开这道门?对于1972年的故事,相信大家都一直相信总统的清白,一直超出自己的职权范围来保护总统,而总统却从一开始就掩盖真相,并欺骗他的顾问,公众,国会甚至自己的家庭两年之久,每个人都感觉到被出卖了,就连共和党的一批参议员,众议员也建议他辞职,尼克松终于带了众叛亲离的地步。

历史在2005年透露了深喉这个神秘人的身份,他是时任联邦调查局副局长马克,他是通过华盛顿邮报的两位记者爆料,将总统的行为公布以世,让人民懂得获得民意大力支持的总统,为了打击政敌不择手段。

总统把人生视为战场,相信美国到处都有着执意毁灭他的政敌,更把政治生涯中的每件事视为一种危机,自己总是被政敌包围。总统根本就不相信任何人,即使自己的亲信。为了对付政敌,他忽视法律,为所欲为。

作为一个有着强烈竞争精神的人,即使对于政敌不是对手,十拿九稳之下,他还是用尽所有办法来对付政敌。

今日写水门就写到这里,读到这里的读者可有感觉到马来西亚也有着类似的政客,为了打击政敌为所欲为,夹着广大民意,认为自己所做所为都是公正无私,绝不是吃钱的政客。

笔者写此文不是说某人贪污舞弊,但觉得一言堂之主在此次可行信研究报告仗义,为承建公司背书,每天解释,几乎每场记者会,晚宴都在讲3亿根本“一文不值”,州政府一分钱都没有支付有关公司。

虽然尔后有行政议员出来喊话,说是以地作为“代价”,也声称只交出2亿2千万的土地。可至今有关工程和报告还处以只问楼梯声,不见人下来的状况。

还记得某人说,两岸三通一个槟城的可行信报告已整理到95点9%,笑纹不是专业人士,也不是精算师。但对于报告的小数点有疑问。就不懂州政府如何在三年期间,计算出可行信报告的进展巴仙率。

更何况,此报告是州政府处理,还是承办大公司找专业公司来考察,检验,分析,设计???要是承建公司只提呈三条大道的报告,试问两岸会通车吗?一个槟城倒成为政治口号,喊喊就算了!

也许两岸三通一个槟城只是505大选的口号,政客且把人民给以的支持和信赖当着筹码,以便延续政治生涯。也可跟中国铁道剧团,北京承建剧团表演一场又一场戏剧,让大家看到“眩目惊心”,一个63亿的大工程竟然会由跨国大集团跟“挂名”承建公司承包。

笑纹口袋有63块,要请人承包解文说字代笔投稿,笑纹应该信得过吧?要是笑纹口袋有63万,要请人代活下半辈子,谁有兴趣呢?要是笑纹有63亿的工程,相信承建鸟巢的中国人会可即刻飞过来吉打州与笑纹签约。哈哈!

只可惜笑纹充其量只是政治小混混,要撬开那道海门还不够份量,要当深喉更不可能,因为喉咙不够深,要含水管都不自量力,还是在部落格自述字数爬格子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