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鸡钱狗付

不愿曝光的义务顾问到底是何方神圣?作为一名国会议员,又好像是工委会领头羊,黄议员到底搞什么行动计划?

把过去新闻发布会的红字,当着汪汪的大礼,典当了天亮啼叫的鸡,可工委会毫不留情地说,我们还没看到支票咯!

5万3541令吉16仙是之前他拖欠的数目,也即是7万4千令吉政府拨款当中,当时还了1万6458令吉84仙,所谓欠债吧!拖欠鸡年庙会的欠款,当着戊戌捐献,是给了还是还债呢?

况且戊戌庙会会变成个人主催则是黄议员去年的欠款和庙会帐目问题,也是各姓氏宗祠联委会与宗联会闹架主题曲!

黄议员此次宣布拨款5万2541千令吉16仙,支持郭素岑个人名义主办的庙会。随着转交,没收到,不署名顾问,钱到底去了那?

要是的支票没兑现,钱还是存在户口。而且没过账的支票,应该视为空头支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