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委屈求全

政客爱说笑,对吗?

打从替阵,民联,到今天的希联,飞天仔几次改了口供。早时为了什么?就与四六和回教党结合,以便打击国阵。

尔后又与四六和回教党闹翻,分手快乐。几年后,在安华哥哥协调下,飞天仔再次与回教党合作愉快。

308的重逢,505的逢场作戏三昧俱,尔后福利国变质。飞天仔在全马各地用不一样的来往关系密切相关,这厢是政敌,哪厢是同僚。可又与人说,我俩已经不是夫妻那些事,只是为了监督对方做坏事…

当时火箭仔为了蓝眼与月亮佬眉来眉往,举国上下骂蓝眼,什么烂字都出口了!就说切割又不像太监割掉小鸟咯。

日前不懂老马使出什么浑身解数,让火箭丢弃传统旗帜,让许多人掉下眼镜。做么领袖会做出这个妥协?

尔后林首长才说,为了大局,为了马来西亚,为了联盟…

就说回早前火箭注册出问题,该党为了符合社团注册法令,又举行了重选。让火箭定位得以延续至今。

而诚信党啊!打从创党开始,慕油丁可有真正处理程序,还是故意不提呈常年报告,让社团注册局采取行动,以便获取民心呢?

更何况老马曾掌管内政部,做了二十二年首相,法律法规规定马医生比律师还要熟悉吧!

大家都懂得联盟组织成员都需是合法注册政党,而诚信党在处理注册手续扯扯拉拉,是不是算到了被吊销这一步。

大家不要忘了巫统曾被吊销注册,而马医生又再成立新巫统,之后又把新给弄掉。今天诚信党被对付,只不过大局所需。

此次大选为了迈向布城,火箭与超人口中的扑街党,也采用黄偉益叫他下地狱的蓝眼,委屈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