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我很会讲

尊贵的国会议员当不成部长时,无奈地说为民造福是小弟的做官本分,只要能帮到人民已是荣幸之至。

尊贵的代议事本以为党老大对于选民的承诺一定能够实现梦想,可没想到知道他很会讲的医生“诊断”他为“服一张”。

笑纹在台上没有麻将先生的风范,在台上车大炮也没有什么火花天龙剑,只有自己讲自己爽的寒湿。

三缺一不可思议的言论,是不是医生诊断试剂量记仇了!还是过去爱煽风点火似的肢体语言表达,让友族觉得他不可靠,讲一套做一套!

关于大状的过去,笑纹曾写文批评指向状爷,居然高居州行政长官,何必再与友人公司生意,欲量身高体格式化,做完霹雳官府大衣呢?

尤记得某一次,当政敌说状爷,也是千亩土地公时。没记错,当时的解释是通过合法管道与月亮佬股东获取商机。难道当官者就不可从商,老婆就不能找外快收入吗?

今日终于找到合适的位子坐下来主持会议,痴痴等到这一天的到来,扬眉吐气又扬眉,自豪又好练地跟大家说,老马知道我很会~

所以让我当浮于长,主持下医院会意,这是我的专场,呵呵…不一样,我们就是不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