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鬼话连篇

百鬼入侵,天下大乱。恶魔横行,血光冲天!鬼怪可挡,人心难测。怀鬼胎的人,难道不是最厉害的恶鬼吗?

从网上看到以上字眼,你相信鬼厉害,还是人心利害呢?尤其,今年的鬼月,在政治环境变迁下,政客心态更是民间草民能以捉摸的心意,上下台后的他们都变了样,鬼讲人话,人说鬼话,哈哈~

对于黑鞋白鞋,笑纹还以为有人中邪了!光天化日,无端端发作,突然变法,要变就变,却让家长和商家吓坏了。

至于承认统考的一里路之遥,咋听变成了最后一里路,很快就要上路了!再等不到希望的话,其文凭即使获得全球承认,却栽在门前,由不得人说人话,唉!

日前从面子书看到几个落寞的火箭仔言论,再三“劝告“米都州领袖要谨慎看待某些人披着狼衣成为了市县议员,啊!朗声狗吠吗?

当猫政府在多年前委任非政府组织成员为八品官时,就被民众在背后讥笑,披着狼衣上任的政党人物。

即使要让更多”独立“代表进入议会,就得接受不同阵营的人士进入市县议会,一来是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二来有监督作用。

今日读到该党前州议员,以及州团长的言论,笑纹在想是不是树上长着一大串的葡萄有点酸。哈!哈!

笑纹来自马华,从不隐瞒身份,就算投栏写字,也是王孙文三个字。要是有一天,被州政府看重,要笑纹代表某非政府组织成为小官爷,我也是会秉着敌对身份进去,再以监督地位跟有关当局说,谢谢您的委托,小弟尽力所能,以从政初心来服务社会。

至于小弟有没有机会得到这个政府的器重和重用,就如莱特与吉打皇朝签署的租借条约一样,到了今天已不是历史能说清楚的割让,对吗?

过去两百年的租借,到了尔后的割让,其实印度公司都不曾提供军事保护给以吉打皇朝。而只是莱特跟苏丹说了,都没签署就上岛宣布为日不落威尔斯太子岛。

今天看到火箭仔在面子书述说党州领袖必须检讨非我党族类成为州官九品代表,就如笑纹看到张念群在过去批评政敌的所作所为,而今天跟着老板的脸色来解释都是媒体的翻译,社会的要求。

至于她本身说过的话,还是鬼月的话语吗?笑纹得罪不起鬼爷魂,怕梦里遇见了吓人的魂魄,先走人,下次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