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弯月黄星

参与马华十余载,从幽灵党员,到区会高层领导,又做过一州的青年团团长,也是中央代表之一的游走份子。

逍遥政治这些年,对于政客互相攻击和耍招,基本上是无可厚非的无奈。因为,要活在现实的政治里,你就得无赖地表演下去,即使内心深处有点歉意,你还是得冒昧走下去。

当初外来者风波,笨拿党说了,大马华裔群起攻击巫统演讲者,说他不可以这样批评公民之一的黄皮肤。可而后一些异议份子说了又讲,朝野换位置后的政客有没有也换了心态。

对于统考认证过程历历在目,因为听了太多内幕消息。只要统考接受国文考卷,而且至少要比及格还好的优异。可当时的董总领导坚持统考的马来文就是一切,由不得你首相的建议,结果不欢而散,505什么下文也没有,对吗?

直到509前的一里路,笔者在想当时的教育副部长张胜闻是基于什么条件,而讲出这番话,最后一里路。

因为国中生的教育文凭除了国文考卷要优异分数,历史科还得及格啊?难道你统考生就可豁免历史科吗?对于国中生岂不是不公平,对于其他源流的马来西亚教育文凭考生公道吗?

尤其,不跟政府教育制度的宗教学府,他们也一样面对政府不承认的尴尬。友族同胞一样需要政府承认宗教学府的文凭啊?难道你统考生可以申请政府大学,而我们就不符资格。

多年前,当笔者担任华小董事长时,被校长告知学府事实,那即是马来西亚存在许多“半津贴”学校,尤其宗教学校。只要教育拨款拨给半津贴学校,很多时候是宗教学校优先处理。至于华小,淡小呢?你们好之为自吧!

当时候,笔者才惊觉原来所谓的半津贴,并不是华小的悲歌。而是政府教育法令下,悲歌年年唱不完。因为,宗教学府也分为两种颜色,一种蓝色,一种青色。

蓝色归政府管辖,青色归月亮佬打理。彼此井水不犯河水,自己教自己的课程,自己跟着自己信仰的宗教授课。说到最后,也即是友族的两排学府各自发挥着那种神秘色彩,各有着各自特色和教义方针。

而独中呢?我们一样有着另一套管理方式,有一些报读政府教育文凭,连同统考。也有一些秉着统考的坚持,就只有统考文凭。笔者不懂这两批统考生的思想是不是划一。但日前与统考生坐下来谈说,他根本就不稀罕政府承不承认统考文凭。

他认为只要全球大学能录取统考生,哪管马来西亚大学不录取啊?只要统考生有心上学,好好学习,哪有需要政府的一职承认。因为他们也不会加入公务员一族,更不想在政府大学继续深造。

唉!写了那么多,笔者也搞不懂了华社的需求。过去要马上承认,而今又给新政府五年的时间研究。难道政府在过去研究了四十三年,还没有研究结果吗?

或许政客不想跟你说,其实友族同胞不想落实大选宣言,更不想承认统考文凭。只会跟你说,州政府聘请了统考生为官联公司服务,嘻嘻~

这种奇巧的合约公务员,说实在也难为了这几位统考生,因为他们在国外修读几年的大学文凭竟然不值钱,被政客消费了,哈哈!还自夸我这一个政府最早落实承认统考文凭,其实这些人还不是拿着外国文凭来应征,只不过他中学是独中学府而已。

话说回来,今天的标题~马华党旗其实是马来西亚国旗的蓝底弯月黄星的约1/4部分,以代表马来西亚人对建国有1/4的功劳,取走弯月图案是因为多数华人并非回教徒。马华党旗上的黄星本只有11个光芒,与当时的马来亚联合邦国旗一样,代表马来亚11个州属;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国旗换成14芒星,代表14个州属,马华党旗跟进;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后,多出的一芒代表联邦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