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写作…

小学时候写作文,老师看也不看,就打分数…

中学时代写作文,老师摸不着头脑,问你有用心思考来写吗?

筹备毕业刊时,用“憂憶”留下一些笔墨字眼,可投篮也不敢,更不要说派上用场。

尔后被叫去吉打做工,整天看牛望田野,什么都还给老师了!破伯摸坲…字典不会找字,拼音更糟糕了!

结昏,毒书,造纸(诣)…上台致词,笑死台下~

到了某一次,记者没空来采访,老友志明说~传照片做么?要就写好社团新闻稿,我帮你改。以后就可以自己发稿咯!

志明说得容易,孙文打稿短短几段字,致电问她軟如何毒?热?劝?绿?希?赐?衰?问道一个又一个字,幸苦幸福都笑破肚皮。

尔后开始写部落格,称谓孙文部落。慢慢地也顺水推字,偶尔也会打错拼音,就用简易字法来逃避无知的自己。

参政几年后,被委任为北马发言人。文告战好如吃花生,每个星期三骗五遍。遇到对手来挑衅,即刻投入运营备战状态。

几年前,政治退下来,文告不用写了。文稿不再赘述…有一天遇到作家何乃健。他鼓励笑A投稿,反正你写政治专栏几年,为何停笔啊!你可以写生活社会故事。。。

就这样,笑纹炼成文字组体不归途!傻傻夫人你不清楚,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