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加工

过去被委派在外族联营公司打杂,在里头混了将近二十余年,自己好像是其工人,又不像是工人,哈哈!

在几年前,当总部有意脱离关系时,友族股东的态度即刻生变。

而我也默默这样离开那间打理二十余年的公司,而后又被委派到另一间“服务”。

转眼之间,在米乡三十年,从第一间火较到现在的米较,我应该属于漂泊四周的游牧一族。

武吉山,依满,加央么啦有无达拉,异性,逛舜融,大热,丹绒包。。。

也许人生就是如此,换一个环境,换一个位置,换一个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