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红豆兵符

筹办百年校庆,停笔了一阵子,几天前想写,可就不懂要写什么?

这时才发觉自己就好如没有方向的船只,不懂它要飘扬到哪里?更不懂会在那里停泊!

尤其,这些日子看到转变后的新政府,那些坐上位置的新官,他们有没有上任三百火,只有自己懂,对吗?

尤其前言不对后语的政客,当官前讲到天花乱坠,宣誓就职后,就如坐上位置换个脑袋一样。让人捉不着脑袋,他她到底是为民请命,还是做个称职父母官,好好执行政府条规。

几天前,废除死刑的建议,到几天后内阁已经通过,不会再检讨,更不会提呈国会通过。这是曹官任命,还是草管人命呢?

至于教育部长的色素转变更可笑,鞋子变黑,又变回白几天,又建议几年后一定施行。记者问了一下,袜子呢?

部长又说,研究后再宣布。。。尔后又听闻支持者,是媒体误解部长的说话,哈哈!

可部长的换色还没研究好袜子是不是要黑,又在一个活动发表学生一定要懂得游泳,嘿嘿!

过去在乡下长大的孩子,可以说没有溺毙河流的,都已经成为游泳健将,对吗?

像我这样没有河流生涯的成长,那有可能懂得游泳,更不要潜水啦!但自己懂得万一有一天下水后,自己肯定会在24小时后,再浮上来跟大家告别。

今天教育部长,要全部的孩子懂得游泳,可马来西亚的学校有几间有游泳池?难道为了部长一个建议,政府必须征用隔壁的土地,再拨款建设国际标准的游泳池,对吗?

一个统考都不演绎好部长职责,他还好意思要成为游泳部长,学识机制都做不好。难道换了鞋子袜子的颜色,再让每一个孩子懂得游泳,就是一个称职的部长吗?

在想要是这是509前的部长提议,他可称为反对党的箭靶,被当下静静代议士给攻击到全身伤,哈哈!

今天重新执笔写字,是想让自己有机会成为箭靶,看看红豆兵是否想笑纹红,让我红到全马各地。

因为,笑纹不会游泳,更不会车大炮,只会写字涂鸦,与你分享优雅的文字组体,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