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有起有落

对于郭部长的这个解释,笑纹不敢恭谨。因为,她如此思维在过去的她,好像是什么了!

过去十年八年的汽油费,只要政府一宣布,他她就会四次讲,没理由,不懂政府如何计算?

可近几个月来,这些汽油价格专家都转化了!不再听到专业分析报告,什么原油产量,提炼成本…

当时候,要是树胶价有变动,这些专家也是第一时间跳出来跟全民“理财”开讲啦!

偶尔棕榈油的价格上涨或下调,专家认为政府应该保护业者。

那时候,这些专业从事政治人物是全民保姆,整天对政府干,在想那时候他她果然够硬。

简直不用吃药,几时都够硬!只要政府部门一宣布,还是国际油价上涨,他她即刻站起来…

可509换了位置后,燃油专家还硬得凶吗?他她还会质问一下吗?

笑纹不懂他她是不是有问一下“下属”,马来西亚是不是真的根据国际贸易价格呢?

白米仍是统治品,白糖说跟了国际,食油还是两块半,奶粉?到底统治品跟谁?国库控制?

郭部长要油棕园种竹子,还要割胶工人在雨天收割胶树?她到底懂得割胶基本知识吗?

还有活在沼泽地的油棕树,它是不是能接受竹树快乐成长啊?要是竹树怕湿,橡胶树又活不了,到底沼泽地带能种什么树?

唉!水多的地段,好像能种椰树,对吗?要是椰树能挂上botol几瓶,椰botol输,椰botol树,椰botol书,不就是当今部长的通书?

叫一个Auntie当部长,叫一个大学没毕业当国防部长,叫一个没有礼申掌柜出任理财,既爱一个人不不敢相信自己爱上了你…

笑纹只有一句话跟看官分享,政治是肮脏的。就如股票市场一样,大鱼吃小鱼。

政事务实者往往半途而废,只有掌权的尊贵阁员一直以为草民要得太多。你们简直无理取闹,可忘了自己大选承诺也是一种讲爽舆论,对吗?

过去公帐会只会盖印,当下他要的上议院还不是橡皮胶,总检察长到底懂得麻辣油吗?

副议长一再解释前独裁者的用语,可他是不是忘了麻将桌面的三人等着你“大炮台词”。

大炮啊!要是你真相扶持这个社会,请你到槟城一趟,烧了一个纸人,再烧几个佣人,司机,马来亚银行,电讯站,还有什么呢?

回到现实生活全集的写实,笑纹薪金与月光族站得不远,这就是人生啊!

要等到兄弟来喝酒没关系,小贩摊格都早早回府,虽说孩子都大了,看着钱包的纸张,天啊!

谢谢有心人帮助了学弟学妹,他们是幸福生活全集,竹子部长爱唱“起不来啊!起不来!”

想了解一下,油棕数,橡胶树,向天果树,到一帘幽梦的阿凡达梦境。部长啊!部长!你们梦游仙境传说吗?

回赠部长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今天你说起落不关我事,请问你是不是推销油棕食用啊!

每日吃一茶匙,保证你活得像天皇一样常在,呵呵!三个军人是不是那贴补药,吃了一惊一乍,硬得一盘散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