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小故事

小时候,要是能跟老人家到巴刹走一趟,她会在伯公前侧让你吃碗面,偶尔也会叫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乌。

尤记得,她不会叫几个孙子跟着出来,她只会要一个男孙帮忙扛菜篮。老人家也不是每一天到面摊用餐,她只是偶尔久久一次破费,让帮她扛菜篮的孙子吃小孩子等久的面食。

而我这个曾孙都趁长假到椰脚,老妈子的老家住几天。要是我跟她到巴刹去,老人家不停地说,我的干那,我的干那…

那时候,不懂曾祖母的意思,只懂得天没亮,老人家喊叫,文仔起来,一起去巴刹。

从椰脚老屋慢步走到丽光戏院对面的拿督公庙,再从丽光戏院前的小巷,再通过庆丰栈店铺小巷,过了马路,再通过叶牙科旁的小巷,路过伯公庙后的贩摊。

再到对面路的巴刹,也即是巴刹楼上市场的下面购买蔬菜,猪肉,和鱼肉等。

那时候的老屋子住在外公四兄弟家眷,越有二十余人,除了啊祖,啊公,啊嫲,二叔公,二婶婆,三叔公,三婶婆,四叔公,四婶婆,还有一大堆啊姨和舅舅。

要是长假,还有回娘家的姑婆,姑丈公,还有老妈的表妹表弟。这时候的童年游戏最好玩,一大堆的舅舅阿姨玩在一起,小小人就跟他们一起闹。

买菜回来,啊祖偶尔还给两角钱去买外边咖喱面,还是其对面的干捞面。中午,待三婶婆与四婶婆煮熟餐食,盛饭送去店内给阿公和叔公们用餐后。

我们小辈才能排队盛饭拿菜,再到四周顺便坐着吃。大桌面只有大人才可以坐,舅舅阿姨,和文仔只有拿着盘碟,蹲在地上,或者旁边小桌挤着。

下午四点,啊嫲和二婶婆会准备下午茶,不是咖啡乌,就是锡兰茶。饼干,不是咸饼,就是有糖的饼。偶尔几次也吃到玛丽饼,或者面包切。

傍晚时分,就是大小孩子堆在空地玩兵捉贼,老鹰捉小鸡,放鸡粪,捉迷藏,橡胶仔游戏。回想起没有科技的当时,大伙玩得忘了餐食,太阳下山摸黑还再玩…

老屋子在十年余前拆了,亲戚各分东西南北,文仔也从赤脚赤身跑甘榜,到今日半百人生,记忆犹新,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