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贺新年

王小二过年,年年难过,年年过…

从山脚下到米乡开始打工,回头一看。哇!三十余年就这样过了,黄毛小子到半百老头,自己也不懂人生半百,还是缤纷五十呢?

从朋友站百货公司一百二十块,到笑纹去讨工作的办事处一百五十块的杂务跑腿。还记得,身为老板娘的老师说,有机会读书就得继续读下去。

她说,一旦你出来打工赚钱开始,你就没有回头路。也许,七八十年代的社会状态是打工一族写实人生路。

当时的杂务应征,没被录取,也没有机会在山脚下开始人生的另一个开始。直到有一天,在伯父分享工作经验后,笑纹就决定放弃继续求学,北上米乡武吉山开始了另一个人生在职场上故事。

在米乡这些年的工作过程,说实在一天又一天,一间又一间火较地点更换。笑纹的顶头从满满的黑发丝,到当下零落的白毛搭配黑丝发。

从四十多公斤,发展到七八十公斤。从挺直的胸膛,到挺着肚腩四处招摇,唉!

从贪污腐败的政府,换了一个充满希望的政府。可社会环境换了什么新鲜事物吗?

人民的口袋有没有变得更加丰富,人民的生活有没有变得好过一点,社会发展的各族群众是不是比以前更和谐相处啊!

昨天,教育部长觉得老马的劝告有益自己,是以在部门的大门宣布感恩图报的决定。自己在有贡献的改变下,驾迈威远离尘嚣,做回原本的马智理。

白鞋变黑鞋,到酒店借游泳池固然议论非非。爪夷文介绍更是三大民族文化的冲击,让马智理不是味道,唉!

教育部长决定华丽转身,其部门和下属又如何处理其政策呢?笑纹不懂装懂地跟友人说,马智理的政策应该是老马的观点,小马只不好执行了老马的意念,这个说法对吗?

笑纹写到这里,只能说…当下只有自己顾自己,把自己顾好才是上策,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