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安哥哥说,他愿意再等老马,并给马医生一些时间,让老马决定几时将首相宝座让他上去坐。

说啊!说呀!他说他都等了二十年,再等一下也无妨啊!

原来安哥哥也了解自己的能耐,更明瞭政客的耐力。要不是安哥哥懂得官场的等待,他早在监狱放弃了自己,对吗?

对于安哥哥的无奈,笑纹个人认为这位曾是母校临教是个出众的政治工作者。他今天可以媲美南非的黑人总统,更可比喻为美国的黑人总统。

这两位黑人总统的能耐,让全球各地的人大跌眼镜。没理由的契机,竟然让奥巴马和曼德拉当上了该国的政府一号,写下了历史一页。

今天读到了安哥哥的再等一些日子,笑纹再想老马都能在十多二十年后,以世界纪录当上了全球最老的领导人。

为何安哥哥就无法称谓最能等的首相呢?要是安哥哥有心再等半年,或者说明年中秋之夜…最尊贵的首相非他莫属。

让我们为安华老师祈福,让我们为安哥哥祈祷,希望他能圆梦,希望他能坐上二十年前一线之差的宝座。

要不是1998年,老马突然变脸,安哥哥已是前首相,还是一位号称贪污腐败的巫统主席,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