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Day8逍遥行

从华堂出来,打了一通电话,跟供应商协调。说米较机器故障,请你帮忙提供机器零件。结果,他得以乘机出来透风,以米较要求出来找零件,以防工厂无法操作,影响食物链的环节。
到了供应商铺,老板很快就抵达。待他开门进去找一阵子,给你四块。还有两块留给其他人。感谢您,老板。
拿了救命铁网,又开往老虎银行汇款。这是华堂提供给予军警的洗手消毒剂和口罩的支票。
站在银行外排队,看到工作人员要你回避三尺,每个人的距离都得三尺。进去汇款机器,他也是吩咐隔一架机器。
银行出来上了车,看着后边的咖啡店。口水直流,很多天没喝到Nescafe冰了。这相熟的咖啡头手应该会让我回味无穷吧!
就这样下车走进去咖啡店,喊NES Peng,NES Peng,NES Peng…老板问你要几杯?抱歉了,老板…我只是打一包,上车喝。头手问ikat tepi还是mati?
结果ikat tepi,在车上从吸管中感觉了满足和幸福。

往米较途中,遇到两个路障,两个此路不通。警察很有礼貌问nak pi Mana? Kerja? Bagus!还比起手势~
此路不通,就转弯又转弯再转弯。其实,这几天,往银行通道被关闭了几条街。我已习惯转弯又转弯再转弯。要去哪里都是一样转弯又转弯再转弯。

进去工厂画了几幅张天师符箓,肚子又咕咕吖叫。没法啦!在这种情形,嘴巴只能塞老人麥,放几汤匙麦片冲了白开水,直接灌入肠胃。希望这短短十四天,老人麥会把肉油给榨干,希望,希望,希望…

希望还没想完,首相在电台跟大家说,不妨碍你们的生活,今天就跟你们说,为了跟疫情开战,请人民再忍一下,行动限制延长至4月14日。

糟糕!要是老人麥真的榨油,笑纹榨多两个星期。岂不是称谓之万人迷。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