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饥饿的政治

很多人在等政府给予资助,希望政府能给以生意上的相扶和津贴。

很多人应该不懂政府的首要任务,先喂饱饥民,再看如何稳定即将动荡的社会。

很多人都懂公司旗下的很多人都是月光族,这些月光族未到月尾就苦哈哈,可这些苦哈哈是不是地下层人民呢?

很多人都忘了,还有很多人是今日做今日吃,今天没得做今晚就得省点吃,有白饭和野菜,加点辣椒就是一餐。

许多年前,看过同事的饭盒,里头只是白饭,饭盒角落是自制参拜(sambal),菜肴则是采自在工厂旁野菜。

笑纹奇怪问他,蔬菜叶从何来?他说,当工厂雇用他入工开始,他就从家里带来几种菜叶种植在米较后段旁。

还记得那一餐,马来工人打包的餐食有鸡肉,煎鸡蛋,蔬菜。看到Noor吃得津津有味,我自己惭愧得几乎咽不下那包有肉有蛋的饭。

其实,这位跟着笑纹一起打工一段时日,也是从旧东家到新东家。薪金从一百八十块,做到六七百块。要说买不起马来饭食,倒不如说他为了家人省下了每日午餐块二钱,一个月就省下了三十六块钱。

很多时候,三十六块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很多钱。可在当时候,也即是二十多年前,普通工友月薪约肆佰块钱。午餐要是买回来吃,就吃掉每月的十多巴仙。

这三十六块对于马来甘榜家庭来说,或许就是几天的自煮伙食费。白米100公斤没记错的话,约一百三十元吧!

时到今日,看官可有真正与工厂的马来同事一起进餐吗?你们可有看过,这些工友的打包饭食,或者带来的饭盒吗?

几年前,曾在老友店与几个朋友喝酒聊天,喝到深夜下大雨,要回也回不去。看到缅甸外劳在煮晚餐,一大锅的白饭,和一锅的辣味香料食材。一位缅甸工友看到我看着他,问我要试试看吗?

肚子刚好有点饿,就点点头,sikit bolehlah。他盛饭后,再舀香料锅食,看到哪一碟饭食,再看他们几个的饭食,跟他说,菜肴不需要这么多,给我几口就好了!

因为,我看到了他们的白饭好像小山丘,香料锅料理只是一小茶匙,就那么一点点。

待我仔细看香料锅食,香辣辣的味道,非常辣味,好吃!只不过,你懂锅食的肉材是什么吗?鸡内脏的心,肝,脚等。问他们后,方晓得他们为了寄钱回乡给家人,省吃,省吃,再省吃,才有储蓄给予家乡的亲人更好的生活。

在行动管制后,看官看到什么?尤其,一些家境贫苦的乡村人士,一些收入停顿的日薪工友,一些手停口停的工友,一些断粮的不幸人士。

我们晓得政府当下在救济需要填饱的人士,朝野代议事走入民间 将政府和民间机构赞助的粮食送出去。大家都在帮助饥饿几日,几乎每日填不饱肚子的需要人士。

要是政府没有及时将协粮食或救济品送到最底层的需要人士,暂时温饱“饥民”的肚子,各位看官想想看,这个社会会陷入什么状况?

作为前政治工作者,或许说就是政客的笑纹。政治就是如此残酷,台上的领袖肯定要顾及多数人的需要,更要顾及多数票的来源,为了稳定社会的机构,肯定牺牲某些人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