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一开始,
还以为自己有能力扭转乾坤,
可爬上擂台挑战赛,
才发觉自己不自量力,
哪有什么神力去解脱某人的咒语。

其实我只是被人指示的夹子,
有什么需要就夹过去,
没什么事又夹回来。

夹来夹去数十年,
走来走去这些年,
只能写着自己是字迹,
留下痕迹让后裔批判…

是什么?是否?还是?
天生丽质难自弃的教养…
后生可畏的现实世界…

希望…能有一天,我是一名优秀的领导,而不是一名无所事事的二世祖,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