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安华

很多年前,当安华在某场合主持仪式,在主办单位安排下,一笔挥毫写了我们都是一家人。

当时陪同出席的嘉宾是时任交通部长林良实,而安华是时任副首相,华社对这七字给予崇高的敬意。

要知道那些年的首相是马哈迪,当年是1994年。安华担任了第七任副首相,挥毫时刚上任不久,如此神来之笔让举国上下的华社感觉到了安华的博爱。

这举动让大家几乎忘记了1987年,身为教育部长的他委派不諳中文的副校长掌管华文学校。此举引起了全国各地华教人士的不满情绪,引发了社会不安状态。

导致最后的茅草行动,让一百多位的政经文教人士都进去牢房静修。

许多人都不懂他的由来,从历史记录寻觅中了解,他是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运动创办人,获得时任首相马哈迪欣赏下,被招纳入巫统。

他官运亨通,也是马哈迪给予的祝福。1982年一入党则参与大选,官委首相署副部长。1983年担任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长,接着农业部部长,教育部部长,直到副首相兼财政部部长。

并在1988年,被老马铲除为阶下囚。笑纹借此分享安华与政府干爹的一路走来,是想跟你说安华这一生摆脱不了老马的约束。

即使今天在蓝眼的政治文宣说,他们不同意再次推举马哈迪为首相,而是建议安华担任下一届首相。

笑纹在想,要不是老马在两年前将安华给从牢房弄出来,安华今天还不是窝在医院病房的床铺上。

而且还得在几项法庭审判中继续表演颈部受伤,脊椎不适必须住院治疗,唉!

可在两年前出狱至今为止,安华几乎称谓了正常非凡的老年人,笑话是还能打死老虎。

对于病情发展,笔者不是医务人员,绝不懂为何没事出狱后,自由自在的欢喜竟然让旧病没复发,而且还成为一名健壮的政治工作者。

说回我们都是一家人的趣事,第一次是1994年,第二次是2020年公正党新春团拜。只不过,上一次写我们都是一家人后,在4年后就下台。

而这一次的我们都是一家人只能耐二十余天,又在被其干爹给弄垮台。看回这七字箴言,我们都是一家人,再想想一下,这些马来思维政客的脑海中,是不是写着“我们一家都是人”,不然就是“人都是我们一家”。

今天的马安配谈不成,也许就是心中的一个刺。三十二年前的恩怨纠葛,并不是再半年时间能够解决。

要是老马有心给予祝福,上个月的九号,安华已是第九任首相,慕尤丁哪有机会坐上宝座。

安华啊!安华…对不起,忘了过去的你曾在母校教过书,笔者应该称你为安老师,请好好地干,为山脚人带来更好的发展前景,再次为山脚人写下历史记录。

让大山脚英文中学写下两位校友同时担任了正副首相,也让日新历史一页写下临教也能当正副首相。

安老师,笔者只能借此祝福您,希望您能摆脱老人家的枷锁,早日攀上政治高峰,等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