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一二三

从武汉肺炎,到新冠肺炎,口罩一直是政客们的战斗精神。

这些各国领导人,在多次的国家卫生说辞中,有些坚持不戴,有些鼓励你戴,有些戴着致辞。

有些领导甚至跟你说,基于人权自由,我们不可以规定人们一定要戴口罩上街。

所以从武汉的强制执行情况看来,戴口罩是减少被感染,或者说感染他人的机率相对减少了!

可为何海外的人类对于口罩防范意识,却抱着对抗心态。

也许他们是对于“中国生产”排斥反应,也是一种坚持国家尊严吧?

可为了这一块防护布,让自己成为了新冠病患,他的牺牲值得吗?他们这种自由自在言论站得住脚吗!

看回一百二十年前的伍式口罩,薄薄三层布为医护人员建立了防备墙面,让面对鼠疫死亡率很高的人们都避开了被烧掉。

要是今天的尊严避忌,却让自己走掉…这些思维岂不是比当年被火化处理的尸体更难搞。

清朝末年的入土为安是全中国人的葬仪礼数,死人一定要埋在泥土里。

可感染鼠疫病逝者,要是其尸体被老鼠路过咬几口。这只老鼠马上成为了鼠疫传播专家,挨家挨户去分享病菌,让哈尔滨成为人间地狱。

面对尸体污染严重影响的情款,还有口沫传染,当时候的伍连德除了规定省城的人戴口罩,还上奏朝廷皇帝,以“焚烧”堆积如山的死尸。

在末代皇帝批准奏文后,哈尔滨就将死尸分堆给烧掉,一烧就烧了好几天。而数月的鼠疫病菌感染也在几天后,竟然被化整为零。

百余年前的焚尸是果断处理方式,即刻砍断疫情病菌感染。可全球的新冠病患逝世处理方式,就只有中国根据古老方式进行。

戴口罩在中国也是必然的生态,所以看得到该国群众的活着痊愈。可世界各地的习惯,包括我们这里的国民,口罩几乎都是遮掩下巴。

即使戴着口罩,其鼻子都暴露在外。有些人甚至戴了一个星期的口罩,你觉得新冠细菌会窝藏在里头吗?

当疫情侵蚀世界各处时,国民腔调人身自由自,笔者只能说,这些人已步入地狱之门。

不想即刻被烧掉的人,你还是戴上口罩吧!

而且,还得罩着鼻子和嘴巴,每天都换一个新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