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碌一生

在工地听着泥水匠师傅谈话,你孩子读完了吗?还在大学?还没毕业?

另一位师傅说,你以为读书这么容易吗?

这位师傅说,读书不容易,那你做了数十年的泥水匠,为何永远做不完?

哎呀!老旧式的读书,只要初中毕业已经很厉害。在接下来的旧时候,高中毕业已是公务员。要是能大学预备班出来,那可是高级公务员。

那时候的大学毕业生寥寥可数,整个社区的大学生没有几个。要是你家有着一位大学毕业生,那可是“扬眉吐气”,笑傲家门。

直到十多年前,政府开始制造大学生。在各大学府,大专院校,各种高等教育学院广招学生后,街头小巷顺顺便便都是大学生。

比起拿石子丢到拿督更容易中,可这些大学毕业出来的新新人类可有作为?

没有社会经验,就要求两千块以上的薪金。在社会打滚数十年的老师傅依然赚取千多两千块。

可这些收入不是很高的社会人,却养育了几个大学生。而毕业出来社会服务的大学生,又养育了几个爸爸妈妈呢?

这些满足不了现状的大学生,比起生活苦干实干的家人,到底彼此有什么差别呢?

难道就如老话说…一个爸爸在外做工,养了一家大小十余个孩子和老婆。可十余个孩子长大成人,结婚生子后,却无法奉养两位老人家。

这是两位师傅感叹地说,唉!说生活难过,也过了这一生。现在孩子长大快毕业了,自己依然在劳碌,为的是给他们更好的生活。

听着这些话,让我想起王小二过年,年年难过,年年过…

希望新新人类能懂得老人家这一生的奉献精神,为了家人,劳碌奔波数十年。有些甚至做到死,做到最后一分钟,可遗憾的是孩子无法传承了努力去干的精神,真正落实去做的学习。

当下许多的新人类就想守株待兔,等成熟的果实掉下来。就很少用耕耘的行动去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