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极了爱情

风下之乡的政局变化,就如该州万千气象,风儿说来就来,说去就去。

打从1986年的启蒙运动,青蛙跳就成为了马来西亚政治的学习榜样,也成为了该州变天变低的习惯。

1994年的政变,以及1986年的政变,说起来比起2020年的政治变局没什么差别。都是一堆想要对调座位的政客,使劲地玩着大风吹游戏。

哦,对了!差点忘了2018年508大选成绩,当时是国阵29席,与希盟一样是29席。在新党2席靠过来,此次变天主角慕沙坐上首席部长,才几天又被蛙群效应给拉下台,称谓了过街老鼠。

2018年在政治版图切割后,沙巴执政盟党依然是执政党,但议员都选择离开国阵,跳到沙菲益旗下继续当执政党。

他们这些改变旗帜的政客,是不是违背了509上阵的联盟阵线,从国阵转移去希盟摩下。可当时候,没有人说这些政客的政变是错误行为。还觉得这些改变是真确的选择。

而近日的回头一转,蛙群效应被沙菲益批评为叛变,违背了人民的委托。试问沙巴第十五任首长,你的宝座不是一样从政敌手中盗窃过来吗?

你把宣誓成为首长两天的慕沙阿曼拉下来,再踏上其身体坐上去宝座。您不就是2018年情变男女主角吗?

看回过去式的政局情变,风下之乡的政治工作者都是谈情说爱的佼佼者。台上跟台下说,爱你一万年,走到台下又抱着美眉跟他说,心里只有一个你。

在想世界各地的大选成绩,会不会跟着政客跳槽而改变执政权益呢?

各国政府领导的垮台,是不是跟着失去绝大多支持就下台,再来一次选举让人民去选烂两粒苹果中,那一粒比较能食用。

可马来西亚政治版图改变,就是因为台上的主角都期待下一场激情澎湃的情变,导致至今依然无法全国各州通过跳槽法令,来制定情变的男女主角。

今天跟你签署婚姻注册,后天载着情人上酒店,下个星期又和好如初,下个月又约另一个爱人。而你在无可奈何下,也得风花雪月跟着情欲花天酒地,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期望马来西亚的政治会有坚固不移的情怀,爱上就长相守,与你携手到老老。

爱到最后爱你到老,输惦多情的手头。我的心你说放就放掉,连安慰也拢无效。

“等到最后爱你到老,阮的感情为你留。想袂晓情那会来变调,一世人拢看袂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