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尴尬

世界各地都有着百货市场,其中包括了跨国的霸级市场,一开入该国的经济市场,往往都会在大城小镇都开设该集团的超级市场。

马来西亚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或者九十年代前都极少看到霸级市场,直到某年开放了零售市场的规矩。

全国各地就开设了来自各国的超级市场,这种大集团的营业方针打击了传统杂货店,在过去数十年来的淘汰下,传统的杂货店逐渐被迷你市场取代。

而迷你市场则在全国各地乡镇与大型的超级市场争夺蛋糕,可迷你市场也分成大小集团经营,有些是全国销售,有些则区域销售,有些倒是跟传统差不多一样,就是自己独自看管自己的店铺。

今天写文说子,倒是想分享吉北红透全马的“是我尴尬”肺炎分销市场。相信全马子民根本不懂这个小镇,更不要说听过《那坡》这个名字。

可在这位印度仁兄的经营下,这个肺炎分销点,几乎开往全国各地进驻。导致北马各地人士人心惶惶,不懂何时,《是我尴尬霸级市场》将入驻这个城市,唉!

这种销售模式,与真正在经营霸级市场的跨国公司没什么差别。他们这种跨越界限的经营模式,是全面性参透市场,只要有机会深入该区域,该公室的营业员将设法,以最快速的行动打入市场。

而今天的《是我尴尬》超级市场趁TEMCO的管制前,固执的人群以罔顾心态偏向虎山行。导致北马各地的回乡人士,都携带《是我尴尬》产品回去销售,让工作地产生了许多经济打击。

鉴于此,笑纹到希望各界人士好好看待这《是我尴尬》霸级销售手段,希望在这超级感染疫情的市场游戏里,你我他都能在诱惑下,减少出外与《是我尴尬》打交道。

要是大家都觉得《是我尴尬》开山鼻祖应该被定罪,那么在市场四处乱跑的我们也应该自我行动管制,避免在这侵入地盘的时机,让病魔得逞,击败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