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修炼了

打从武汉封城的开始,有人说是共产制度的野蛮政策,可这可是百年前伍连德医生的建议,清朝皇帝也坦然接受,御令哈尔滨封锁交通枢纽,焚烧尸体。
最近基于大家都开始松懈,以为身边的人都不会感染,自己也不会是带菌者。结果,绿区故事改写为最危险的区域。
刚刚才听到,夫人配老公去看医生,只有老公进去诊疗所,老婆在外等待。
几日前,医生确诊入院修养,医院叫了老公和老婆去检验,老公没事,老婆却确诊,问题是老婆没见到医生,为何老婆中招?
要是大家抱着侥幸心态处理新冠肺炎疫情,相信再次封国的日子不远。尤其,政府宣布哥打士打午夜封城后,很多人逃亡出城去。
这些出城的人,是不是带菌者,你我不知道。要是这些人感染其他地方,下场就是全国封闭再修炼一段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