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沙巴就大选

首相说了,要是赢了沙巴州选,全国大选就在眼前。

他坦诚,要是沙巴子民给以讯息,到底国盟是不是获得了子民的支持,或是否要他继续当首相,以便推动大马继续向前发展,唯一迈向成功的道路就是与首相(我)同在。

而你们会给他机会吗?一个从皇宫大门走出来的首相,一个第三者的继承者,一个靠222位国会议员代表民意,而称谓首相的他。

笔者不认为他来自后门,因为其国会是巴莪选区。只有靠委任议员,官拜副部长的他才是真正的后门。

因为,他曾在议院说,有个国会叫后门。而自己却在若干年后,不小心“当选”后门国会议席上议员。

慕尤丁接任首相至今,人民只从新冠肺炎中看到其疫情政策还不错。至少首相听取了卫生专家的建议,接纳了医学领域专业人士的分享和资讯,又与卫生部商议后,采取了好多个行管法则。

要是首相交由内阁决定疫情对策,相信马来西亚已成为全球排名领先的国家,而非周转100名间。

虽然,首相委任了金融才子为财政部长,可在疫情打击中,要扭转乾坤不易。

不景气笼罩了全球经济,我国又如何能杀出众围呢?出入口都面对封国封城,旅游业更是雪上加霜,几乎每个行业都受创。

笔者不看好国盟能赢得沙巴州选,尤其风下之乡的大风吹,只要号角一吹,蛙群又转方向,纷纷跳起草席舞。lompak sini, lompak sana, 仿佛不听行管守则的人们ke sana, ke sini。新冠疫情都不怕,害怕新官吗?

笔者倒有个建议,首相不妨在上下议院建议跳槽法令。一旦议员变节,其议席直接悬空,吊销其议员资格五年,其议席就悬空至下一届大选。

只要国会议院通过跳槽法令,相信全马青蛙议员都无法再获得献筹优待。朝野都无法吸引对方的代议事过档,只有杜绝变节心态,我国才有真正的民主议会。

而不是当下跳过来是民主,跳过去是违背民意。要是回心转意是本钱,相信横行政治数十年的马医生,也不会两头不到岸。

二月的官厅兵变故事,还不是民选议员喝两杯茶,签署了两边的文件,让两边的领袖以为自己就是胜利者。导致过了苏州,无船搭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