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打救

写文时,全市的人都还不懂吉打州哥打士打会不会延长加强行管?

面对第二次的行动管制措施,位于吉打州首都的亚罗士打市称谓了七月死城。

全国的封城行管是基于切断疫情感染,加强行管也是如此切断疫情感染。

可面对第二次的封城,亚罗士打的366,787市民可说是陷入了水深火热的困境。

为了杜绝疫情再次感染,各单位加强了行管守则。全家只有一个话事人可以出门购买日常用品,其他人则乖乖听话呆在家里。

大街小巷的店铺同样不允许营业,只有零星的粮食链商店可以打开门营业。

这一次的加强管制,可说没有机构来帮助断粮的日光族。也许,政府机构以为只是两个星期的管制,亚罗士打人应该挺得住。

可谁想到这个城市还有着许多日薪的打工仔,老板没开门做生意,老板的营业差强人意,这些打工仔还能日赚那二三十块养命钱吗?

听到海鲜煮炒店的老板说,管制期间的生意只是百多块,都不够支付材料,薪金,租金,和水电费。

听到电脑店铺的老友说,执法部门严厉查办是对的,可店铺这几个月来的基本开销,我这个老板已经挺不住了。

修车厂,裁缝铺,一些不算必须品的店铺过去就乎门可罗雀,天天打蚊子,来到加强管制十四天,吃西北风应该能填饱肚子吧!

虽然州政府不要延长加强管制期限,可此号称双溪疫情好像马拉松比赛,越跑越起劲。

直到今天已五代同堂,感染接近百人。您说,身为卫生总监的诺西山会同意开封吗?

要是政府不同意开封哥打士打28县加强管制令,请问州政府与中央政府可有商议对策要如何帮助这个城市的三百千人口。

当然,笔者也懂得中央政府管不了那么多,可州政府可有察觉亚罗士打子民的日子过得如何呢?

当下的国州议员,协调员,以及州政府部门的各级官员,你们是不是真的瞧见了低下层次的他们,中层次的我们,希望你们能拯救我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