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leh

文:王孙文

从我进入中学就读,就是老马当首相,他当了好久的政府1号大哥。

我们这些人就是听着老马卖瓜长大,马医生一直给大家一个希望,期待,和展望。

当2020年来临,马来西亚将成为亚洲几条龙首,也是先进国的佼佼者。

要说那时候的我们很简单,倒不如说那时候的大家确实如此认为,在老马带领下,人民迈向2020宏远国的目标不是很远。

即使大家了解现实的社会发展速度,或多或少会跟老马的宏愿相差一段。

可大家就没想到2020年的来临时,竟然又是老马担任首相。还跟你说,过去的国家领袖拐带国家经济,导致国家的宏观国目标,需要多一段时间去耕耘。

而他却没说,马来西亚今天的政治状况,都是因为他老马一手造成。老马之后的几个首相,内阁班底,那些部长领导,哪个不是其马仔,马孙,马亲戚。

也许,在政治上除了自己,自己的家人,自己的身边人,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亲信,自己的班底,自己的自己外。其他都不是人!

不信的话,各位看官可以在各党团里头研究一下,好多的政治名流都是自家人当官,自家人入阁,兄弟姐妹当助理。再不然,就是亲信当了官僚企业的官委董事,主席。

就如过去一再批评后门国会的刘镇东,到老马委任他为副部长时。他可婉绝了老马的好意。以行动跟首相表明,自己不可能走国会大夏的后门进去当官。

2019年的不小心改朝换代,希盟同僚可知道老马过去吹嘘的宏愿国根本就是老王卖瓜。老马根本就不是要发展马来西亚为宏愿国,而是将二十年后的发展,浓缩到他领导的那些年。

老马爱说Malaysia Boleh,这个Boleh为马来西亚带了什么伤害?全亚洲最高的高楼大夏,全球最什么的吹嘘,结果除了口号,马来西亚到底哪个领域真的Boleh?

相信大家都了解政客很Boleh,无论什么国家大事,只要在文告里包装打造,好事坏事都成为攻击政敌的子弹。

前几天才突然想起,取消大道收费,可在509大选后,提了几次就不再说。倪可敏还到收费站主持启用礼,可忘了自己好像是反对大道收费的演员。

倪可敏数次在国会大夏提起九洞收费站的迁移费用高达十亿??笔者也忘了此数目,倪可敏在全国各地的讲座会一再说,三美维鲁部长好像吃了几多。可浩大迁移工程动工到完成,倪可敏可出来厘清过去的指责有点过分。

海底隧道的可行性报告从零%直到96%,林冠英卖的一条三通卖到哪里去了呢?曹观友好像没什么提起海底隧道,其政府也只是在政敌炒作那段日子,签了什么文件,说是正式启动。。。

其实笑纹也是老王在卖瓜,这些日子都在卖对方的瓜。偶尔也卖同僚的瓜,可就是卖不出。

就如纳吉那些年的一个马来西亚,纳吉卖了好多年,台上只能在演讲后,向台下的傻子,喊“傻卒魔力瞎”,傻组莫离瞎,杀猪魔理虾,就走下台阶。

前两年,不小心赢得政权的希盟,还不是一样卖瓜,大选后再组织内阁,也即是你一份我一份他一份,分到大家都有官做后,再跟人民说“蛤拉班”前景,再成立“哈辣搬基金”让大家都成为支持者。

结果,政客上上下下这些年,从老马的哇哇闪2020,伯拉的什么瓜,纳吉的傻组魔力瞎,再回到老马的哈辣搬。又到今天的全民抵抗疫情,Jangan Ke Sana Ke Sini, Duduk di rumah diam-diam。

马来西亚从独立至今,历代首相是根据国父名字RAHMAN顺序组成,也即是独立之父,发展之父,团结之父,现代化之父,廉洁之父,国家改革转型之父;希望之父,新冠疫情之父。这些阿爸到底为马来西亚带来什么社会进步和改变,哈哈!

王孙文 019-4416969
Ong Soon B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