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现形记

雪州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指出,行动党要认真检讨过去执政期间让人不满意的事情,以后话不能说得太绝,才能赢回选民的心。

“当时的心态、做法和决定,是否符合社会的要求和期待,是否公平和服众?”

这位仁兄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听进该党数百位代议事耳朵里。

尤其每日写文告,喜欢在社交媒体分享心得的国会议员,州议员,甚至市县议员。

这些爱批评指正他人的代议事,天天都指着政敌,你要这样,你要那样。结果是不是邓章钦的“别把话说得太绝”。

过去数十年,在野这些年,只用嘴巴和笔服务人民的代议事,突然称谓之权贵。

要用自己的标准来办事时,自己做得到吗?

一旦入主布城,我们将取消收费大道,我们将承认统考,我们将为某某翻案…

可赵明福等到了吗?统考承认了吗?大道收费站依然是大盗啊!平等对待,还不是一种讽刺。

我是为你们好这句话,到底是谁好了?选民,还是当官者身边的人?

笔者认为,当官者多数都是上了台,换了脑袋。尤其把鸡毛当令箭的娃娃兵团,每天帮政客发文告,粉刷领袖的笔墨,让读者以为这位代议事对于政事很关心。

其实文告背后,还不是东厂太监在书写文稿,再挂上某某名号。

对于霹雳政变笑话,笔者认为该党的州领袖,是不是接到中央的指示,再放下身段。被逼无奈与政敌合作,将大臣给拉下,希望有机会翻身,重新入驻行政机关。

结果,这场闹剧称谓了草民绝望,突然发现了…原来当官者确有两个口。

要上台当官,就说为了人民好。上不台,也是为人民好。“敲锣打鼓”后,做不到就找一堆藉口掩饰,信口雌黄,不成熟解释来当二十借口,哈哈!

对于笔者而言,也许当官那些日子,大家过得很好。被打回原形毕露后,就向往回到官场礼仪。就以为了你们好,我们不得跟着民意基础行事,我们必须与虎谋皮,
与羊谋羞,与民同乐,与民除害…

其实,在官场现形记的剧场,朝野上下只不过携手演绎好戏,让大家看得高兴,瞧得顺意,听得开心快乐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