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米乡华乐教父

刊登于光华日报 异言堂
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 下午三时十五分

吉打是文化沙漠地带吗?这是很多人都在质疑的观点。

在马来西亚的社会上都会觉得吉打只是一个鱼米之乡,吉打只有稻米之乡美誉,其他事物倒没有了。

吉打在文化上有什么贡献?吉打在文献又有什么付出?还是吉打在音乐到底有什么地位?

其实,要说米乡的文雅世故,笔者肯定不够资格,只不过作为曾经在华乐团混过的笔者觉得有必要分享口述历史和讲法。

在50年前,吉打州或已率先成立了华乐团,那时亚洲各地不是没有中华音乐,而是各地对于中国民族民间音乐的分歧太大,大家都有各自源流的派系,例如广东小品,潮州音乐,江南丝竹等等。

“1960 年成立的吉打州德教会济阳阁音乐组原来是潮州音乐班底,在他改革下形成新型华乐队,青年们学习华族器乐的老师都是原来地方性音乐组里的老成员,如吉打州德 教会济阳阁华乐团创立初期受潮州音乐的影响很大,受到当地潮乐界前辈如钟荣宗,王松坤,李映辉等诸位先生的大力帮助。”(注:世纪期刊网)

由此可以看到,那时候的这位音乐发烧友觉得丝竹,小品,和音乐等等,务必整合改革作为一个新型乐团。

在过去的他很多作品都体现了马来西亚华乐最初的风格特色,主要创作作品有:《大众的歌》(歌曲与合奏曲),《晨光无限好》,《幸福生活靠双手》(歌曲与合奏曲), 《喜迎春》,《新春好》(歌曲与合奏曲),《晚会颂》。

《大 众的歌》在1972年获得了新加坡电台文艺歌曲优秀奖;《幸福生活靠双手》于1974年获得新加坡电台文艺歌曲优秀奖;在1987年 马佛青之歌及佛曲创作比赛优秀奖;《我爱你,大红花》在2005年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主办“2005马来西亚中文爱国歌曲创作比赛特优奖;《拉着华教妈 妈的手》则在2005年获得马来亚南洋大学校友会主办2005年纪念林连玉逝世20周年“华教歌曲创作比赛优秀奖”。

他为华乐默默耕耘数十年,在1997年荣获雪隆海南会馆颁赠第2届马来西亚表演艺术薪传奖《终身卓越服务最高荣誉》薪传奖;也在2008年荣获吉打州华人大会堂颁赠《文化传薪奖》。

他终生为音乐而活,他终日为音符而生,他就是米乡华乐教父~吕书成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