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车牌

笔名:肥皂

人民对于州政府的期待,绝不只是一个车牌而已。

日前,报章上闹到热烘烘的课题,竟然是吉打州务大臣的官车。

虽然身为州务大臣的他已在记者会上解说,他在车牌上置放爪夷文字眼,只是个人对于爪夷文字的艺术偏爱。

也许民众惧怕吉打州政府在将来,硬性规定所有的广告牌上必须置放爪夷文字眼,以符合回教政策。

这也是登嘉努州政府所规定下来的广告条例,爪夷字大大在上,马来字大大在中,华文字小小在下。

但,这不是民生的贴身问题,只是行政上的艺术偏爱条例措施,唯一能够引起的问题,那就是眼观感觉不爽而已。

吉打州华裔在此课题上仿佛抱着观望态度,没有很大的泛音,可是州内几位党领袖却咬着车牌不放。

他们如此的动作,似大事不谈,只管小事,让民众混淆了如今身为反对党的职责。

其实,在人民的心里都希望在日常生活,华文教育,民间宗教,新村地契,官方行政待遇,以及经济领域能获得新政府公开给于所有的马来西亚人,而不是优待一个种族而已。

因此,人民倒希望吉打州务大臣阿兹然,以慷慨仁和的心态公平对待各族人民,并协助华文教育发展,而且不采用宗教极端主义管制吉打州。

如此一来,或许他们就有机会再次执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