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報章怪現象

淡米爾文報章《麥卡奧賽》不獲得内政部更新出版准証,證明了國家執法單位對於所謂《新聞自由》無法放手。

在世界資訊發達的里程碑裏,大家可以看到馬來西亞的執法單位,偶爾基於“某某理由”就可以取消報章的准証,導致該被停刊的報館員工不知何去何從,又如何養活家裏的孩子?

至於報章如何保障讀者的閲讀權利,報館的股東人利益,以及職員們的生活福利,則不在内政部管轄範圍,也解譯了一句話,“你死你的事,我只是執法。”

日前,内政部副部長說我國是多元種族,宗教的社會,媒體應該盡量避免刊登會影響各族和宗教和諧的内容,政府非常重視這點。

可是,華社的民生新聞,學校課題,以及華裔權利課題可曾經走入馬來報紙裏面,而馬來社會所面對的問題會在華文報大事報道嗎?

馬來西亞就是如此有好笑的報章制度,友報不會對於華社發生的事件興趣,反過來說華文報,淡米爾文報都是如此。

所以,在這裡生活的馬來西亞人不會了解各族的貼身問題,而受不同語文長大的國民也是如此,因爲在他們日常看到的報道裏,沒有寫出其他人的新聞故事。

曾經與友族同胞閒聊,他說馬來社會以爲華校的宏觀校舍是由政府資助,他們更本無法知曉該建築物的費用是華社自己辛苦籌來,因爲他們所看到各鄉各地的學校都是政府資建,哪會想到國家教育的制度下會有偏差。

這證明了華文報所報道的華校悲哀故事,從來就沒有機會刊登在其他語文報上,導致他族無法深入了解各族的貼身問題與感受。(星洲日报~大北马~读者来函)19/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