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礼让社会

在首相提倡一个马来西亚后,朝野政党人士都议论纷纷,大家都觉得“一个”是不是代表马来西亚现有的制度和 体制。

在某家族的成员则认为这是他们的特权和尊贵地位,绝不是可以割让 或分享。

在某家族的成员则认为是时候让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的你我都分 享过去被边沿的权益。

在某家族的成员则认为早就应该公平对待全体人民,而不是喊口号讲 理想,谈未来却不来的改革。

而在遭受礼让的口号下,某族开始捍卫他们有史以来的特权,因为他 们认为国家在数十年来已经“剥离”了他们应得的权益,在某些程度上大家长访佛“分割”该有的好处和应得。

他们自我族群利害关系的心理,相信这是可以获得单族尊严理喻,因 为不管是什么族群,大家都有自我情意结,但这绝不是一个马来西亚应有的国情。

其实,在世界哪个角落的人类都是自私无奈,大家本身都会带点“以 我中心”想法,对于外人有点儿排挤,对待不是自己人也会有点儿自私,更何况说是非我族类。

所以,在争取己身本族权益时,你我必须体会“让出”本来的心态。 大家都必须放下自我心态才能真正展现全民风度。

“体谅,礼让,尊重,分享才是和谐社会模式。”

各族在没有体会他族时,国情又如何谈何尊重和谅解。可想自己不应 该失去权益时,他哪能容纳共同分享和平之礼仪。

要责怪国情无奈的同时,这也要检讨英殖民遗留下来的离间惯例。在 他们统治时期,在当时有意无意安排下,马来亚各族已经习惯隔离成长生活,M族活在甘榜,I族呆在园丘,C族逗留城市。

在舶来统治者暧昧通融下,各族也可以拥有文化熏陶传承,以及各自 发挥教育制度。他们或许是为了轻易管制殖民地,以便该地区人民在“艰难”合作而无法提出脱离独立。

庆幸马来半岛人民在数十年前的联盟主导慨然放下私心,三大族群通 融合作,成功向英联邦统治者争取到马来半岛的独立主权。

但不幸的,在种族沙文主义倡导“唯我独尊”精神下,马来西亚人民 逐渐远离和谐,也遗忘了建国立邦时刻之兄弟手足情。

唯我独尊为何能得到某族特爱?这也许要考虑到马来半岛的由来和历 史了。只不过,让我们这些本地土产心灰意冷的事,却是政客们通融了捍卫族群者嚣张言论和动作。

政治工作者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和前途,往往遗忘了全民的定义和委 托,请相信只有在和平共处享有同受,以及尊重各族群文化教育地位,马来西亚才能安定舒适国泰民安。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