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姑婆

庆丰栈二姐昨晚到今早,二姑婆和三姑婆让我傻傻搞不清楚,我啊羞到找洞盖脸咯!

昨晚,三叔公没来到时,我与几位姑婆(2/3/5)同桌吃饭,那时候还没察觉二姑婆就坐在前边。。。

待三叔公讲起,二姑婆有回乡参与庆丰栈新年聚集,我才发觉数十年不见的姑婆有着同样的脸孔。

今早睡醒起来,坐在大厅与姑婆和四婶婆车大炮,讲了大半天才发觉白发姑婆竟然是二姑婆,哎呀!

糟了。。。今年才46岁的我竟然比八十余岁的她们糟塌,自己的长辈不认得,还说自己既厉害。

不过,与来自“园里”的老一辈闲聊,我倒是回到啊嫲(曾祖母)身边回忆,啊祖当时候几疼惜曾孙儿,给孙女一角,孙男两角,就是给了曾孙五角。。。那时候的面食才五分钱咯~

现在回想起来,幸运的我经常回去园里(hoi lai)与长辈交往,才有今日的联系和关系,不然在街边与他们打架都不一定,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