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闹声

在老家睡到自然醒,走下来喝杯水,听到门外敲打声,门一开问道:“文仔,东海去哪了?妈妈没回来吗?”

看着这两个不相熟的uncle,却被老人家吩咐有水喉匠要修理后边的厕所,是以让他进来。

“客人来,看爸爸,爸爸不在家。。。。”

哈哈!想起童年歌谣,再进一杯茶,心里念着歌词,耳听响亮敲打磚快声,师傅及时开工,即他说一日完工。

看着水喉师傅,就让我想到以前哪个傅声,头发蓬蓬,讲话风趣,开朗自在,可他还在吗?

想念旧时候故事,却忘记自己也50了,做人就是那么快速,没好好珍惜,你或遗憾失去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