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我等到花兒也謝了

问:王孙文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等到花兒也謝了!

在报章上阅读了林首长终于知道官方市价的新闻后,心里不期然响起《我等到花儿也谢了》这首歌儿。

又细嚼了歌谣的字眼“每個人都在問我到底還在等什麼,等到春夏秋冬都過了難道還不夠,其實是因為我的心有一個缺口,等待拿走的人把它還給我。。。”

在想过去几天的事发演变,难道一个号称廉洁的他,有了一个缺口,让人觉得过去数年来,为岛屿付出一切的他,已成为口中的人儿。

“我睡不著的時候 會不會有人陪著我,我難過的時候 會不會有人安慰我,我想說話的時候 會不會有人瞭解我,我忘不了你的時候 你會不會來疼我”, 这些词句应该是他数天来的生活点滴…

打从他上位成为一州之长,在各种势力维护下,其身边已巩固成为朝廷围墙。一番草民要向他觐见,相信除了活动仪式的路过,还是满足媒体报道的安排下外,已成为不简单的任务。

尤其,在其28楼特派守护兵团的形象包装下,媒体朋友也逐渐成为了敌人,只要报道的内容对主子不利。

文告东厂群英则宣战,对着媒体同僚冲过去,攻打到这些记者不再写绯闻故事。

就算此次便宜货事件,也让文告东厂启动了文宣攻势,天天用不同人的名义来洗涤“莫须有”罪名。

对于一个曾经对于两线制梦想的笑纹,在308初期还觉得“换一换没烦恼”,只要晃一晃,相信当权者会改变执政手段,在互相监督的程度下,把国家议题带入正轨。

可在霹雳的大衣事件故事,对于伐木奇事,看到了法庭判决对已方有利,马上赞扬法官公正无私。

到了近日的雪兰莪笑话,只要有人赠送也没问题的文告出街,让笑A觉得不可思议了吧!

原来当官后,只要有人尊重你,仰慕你,觉得对你一个尊重,半卖半送,你情我愿都行,只要对自己有利就对了!

“每個人都在說這種愛情沒有結果,我也知道你永遠都不能夠愛我,其實我只是希望你有時想一想我,你卻已經漸漸漸漸什麼都不再說”

在这一种的情爱故事,大家都懂得了游戏规矩,爱来爱去偶尔没有结果,也永远不懂爱得多深。

只要大家想一想,也许以后对于政客的情爱都不再想说什么?

对于便宜货的启示,笑纹与很多媒体朋友也在等慷慨房东给予祝福,把价值连城的高档屋“当着”lorong gift给以割让。

对说此话有点讽刺,带痴情味道,可280,427的事实确实如此疯癫交易,少收一百五十万的空头那处可寻咯?

我等到花兒也謝了。。。我等到花兒也謝了。。。我等到花兒也謝了。。。现实的生活故事,笑纹再等下一世也是白等啦!除非我梦想成真,摇身一变成为了民意首长,做到人人佩服,搞到地主愿意割地赏识小官zzzzzz…….

后语…希望东厂群英高抬贵手,不对草民追杀,也将疯言颠语传达万人之上的他,希望老人家接纳问责文化,! 好好处理掉此次的低买绯闻,你说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