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霖泰胜尧

不懂如何说起江湖趣事,当这个家伙说他没有牵连一马绯闻时,让我想到哪个家伙的故事。

其实很简单的事,当政客变脸练习题一揭开,考题太简单咯!

只有被排斥的人才能称谓英雄联盟,就好如靠过去的律师,医生,大丞,还有失去官位的人士。

不然的话,就是靠过来的失意政治工作者,无论他在选区赢过多少次的大选。

忘了还有一只老虎咯!那只在九洲打拼多年的他。

还有早期拔槍闹事的萧大侠咯!数十年前,从政换色又能胜出的政客。

而今天在各大媒体披露他没问题的他,已成为党组织槍靶的他,是不是下一位民主牺牲品呢?

或许他只是说出当下的话语,但不是人们爱听的甜言蜜语,也既是迎合对方的语句。

就如稻草人的误解,你一定要符合现代人家的需要,即使失去了从政境界的初衷。

打从心底的一句话,看过许多人们的从政气馁生涯规划,笑纹已经失去过去坚持不懈的斗志。

过往云烟的以前,跟朝野工作者的默契,已当下许多选民内心深处一样,向往民主改革开放的理想根本不能当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