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没饭吃

找不到跑步地点,没吃到白饭,喝了酒就回家,周末又过了!

昨天从日得拉去到POKOK SENA,去到哪儿找不到地点,看了手机讯息又看,就不懂神经疯,还是眼睛坏了,哈哈!

问了野兔友人才懂得,跑程地点就在米较一带,驾来驾去还不是回到日得拉去。

去到地点,全部野兔都已下山来,圈圈聚集结束,就到餐馆用餐。不知是白饭派完了,还是有心人作弄,那个晚上就吃不了白饭。

等到冻粉虾上座时,有心人又说不怕被人虾吗?哈哈。。。原来老友都是虾了,还需顾虑感受吗?

这些老友比起分手的情侣更麻烦,比起分家产的亲人更小气,哈哈!

拿得起,放得下。做好自己就算了,尤其在世这些年,与斗气做朋友,倒不如与自己做好友。

更何况,这些战友在过去也不是同伙啦!为了什么,故意挑战,唉!还记得在九州乌窘山中,听到老二的那句话,挑战理事会,你不是理事吗?为何要与秘书挑战条规呢?从那个跑程回来,肥皂已灰心,对于专一兔情更失意。

沉默一阵子,想退出,想消失野兔世界,可又觉得何必为了几个人而违背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