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政谚剧情

行动党与伊斯兰党断交一些年,可在雪兰莪还是一起共事,说好的断切变成了什么?要说偷偷摸摸,不行啊!每个星期三一切开会,商议州内大事,携手解决民生问题,共同处理州内行政事务,以及也得同心共识通过议案,法令,和权益。

就在行动党以监督心态在雪兰莪打理州事,竟然通过了不是法令的指南,笔者今日质疑行政议员是基于什么看法,接纳又通过了城乡规划3.0,也即是严厉地规定新建的非穆斯林膜拜场所不可与穆斯林住家相距少於50公尺,同时事先须获得方圆200公尺内所有居民的同意,也不能设在店屋和住家等等。

可笑的是,尊贵的行政议员邓章钦认为这只是指南,不需要担心。但笔者认为只要指南明文规定,沙文主义官员肯定行使官僚作风,为难非穆斯林,而该州也不应该做出有损州内种族与宗教和谐的指南。因为该州的联合政府属于“民联”所掌控,行动党一直号称民联以民为本。但所谓指南一曝光,行动党只剩下邓章钦出面解释和承担,领导地方政府事务委员会的欧阳捍华呢?

作为地方政府事务委员会领导,相信这个法案或指南属于欧阳捍华,应该是由他领导的委员会所拟定,并由他提呈州行政议会寻求通过,你说对吗?

但为何此事件从头到尾,却未见欧阳捍华出来讲几句话。只有邓章钦召开记者会澄清和解释,该州党主席潘俭伟也只以文告说了算。可笑的雪州议长竟然以国阵六州早有庙宇限制来讽刺政敌,可忘记该党当权了好多年,却当家这些年没有好好处理这件事。笔者在想杨巧双也许忘了议长身份,竟然以行动党副主席讲话,哈哈!

今天心血来潮写这篇故事,是觉得所谓当家不当权的现实政治,是不是由发生在政治游戏圈子。行动党经常批评政敌没什么作为,对于强悍的盟友做不了什么!今日,在媒体发觉了一样的问题后,才推说检讨和辞官谢罪。

邓章钦的暂缓一招与过去政敌所用的方式,是不是类似啊!而以其他六州模式来解围,还推说黄家定部长期间的规定,这不是虚招,就是政治最后一招。

但邓章钦的担当角色,却是马来西亚政坛所没有的仪式,在过去这么多年,他应该是一位敢出来承担政治职责的政治工作者,虽然笔者觉得这一次灾难不是属于邓章钦应该啃下的一口气。

而且,他还在事后跟媒体说,从政这些年应该退下来,让更多新人接棒。但一切仍交由党决定,是不是要他退休,换跑道,还是作为后座议员。这一点,笔者觉得不可思议,从反对党议员,独行侠做了议长,高级行政议员,又回到后座去干什么?

邓章钦在透露什么政治意义?还是这件事让几个州党领导争执不休,谁才需要出来解释?却让一个有着政治抱负,从政初衷理念的独行侠演完这出戏,就由他担当独角戏的重担,一个人走到舞台后面,跟看官们说,全都是我的错!

写在卡巴星纪念日,看着王国慧,郑雨周逐渐褪色,又想起几个毒瘤故事,相信卡巴星在世也会感叹政治的官僚剧场,让很多人迷失了方向,让很多政治工作者染上政客风阀,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