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布城漫步

在政治上,你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这句话反映了火箭仔与创党以来的写实,打从某人创立了民主行动党,至今该党铲除了多少自己人,又与许多口中的恶魔放下已见。

十九世纪为了打倒马哈迪,老林不惜一切与极端月亮佬,四六叔叔联手打击马医生。

那时候的每次大选有赢也有输,因为大家相信马医生比宗教师极端,贪污腐败不在话下。

1900年大选,马来西亚已经快破产,直到1995年大选,马来西亚还是一样即将破产。

1999年的黑眼圈让烈火莫熄得逞,成功减少了巫统的得票率。但国阵还是保住2/3议席。而马来西亚还是一样即将破产。

2003年大选在伯拉响应下,国阵赢得了198席,也即是90.9%,马来西亚还是一样即将破产。

2008年大选,安华效应发挥了效用。伯拉同样领军,可输掉了58席,成为史上最差的大选数字。反对党赢走82席,国阵第一次失掉2/3多数席位。

尔后伯拉黯然离去,在反对党的口中,马来西亚还是一样即将破产,腐败,滥权。

2013年大选,在政客口中的全马政治海啸下,纳吉低飞而过,取得133国会议员,也夺回了吉打州政权。在反对党的口中,马来西亚还是一样即将破产,腐败,滥权。

2018年大选,谁也不懂谁会赢得大选,只有政客四处跟人说,老马吹响了马来海啸号角。变天在望,游子一定要回乡投票,把霸权数十年的政权给推翻。

殊不知,迈向布城的希联盟友队伍,都是一群在当下霸权数十年的恶魔王族,马来西亚有今天也是他们在火箭宣扬口中得知,马来西亚即将破产,腐败,滥权。

九十年代变天到今天,笑纹不懂变是为了什么?只晓得从政那些年,政客变脸媲美四川成都大使,为了政权利益,即使与杀父仇人合作也无妨。

因为,不偷不强怕什么已是福利国的福利,政坛恶魔只要与希联合作,就华丽转身成为救世主。

而卖华的笑纹,也是一样的跟马医生过去站台的话,我就是拯救马来西亚的最后一根稻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