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改到阿妈不认得

上个星期选举委员会把马来西亚选区重新规划,让反对党批评到一无是处,也让人民觉得政府要挟选举委员会,SPR成为了国阵的帮凶。

说到选举委员会规划选区分界线,大家都感觉到巫统为了赢得大选,在所不惜一切,这一次割入有机会选区,割断输去的投票站。

这让笑纹想到了多年前的一次投票站重编录,吉打州政府为了巩固州务大臣州议席胜算,把属于白区的成功园纳入古板罗丹。

大选结果呢?投票箱写实了一间残酷的笑话,以华人为主的成功园一夜变色,白变灰黑,票数差点拉赛拉澤给拉下马。

而笑纹顾投票桶的哆喈,在马哈迪1969讲了一句话“不需要华人票”后,数十年来都是画月亮的坟墓堡垒。除了1986年的补选,武吉拉也让国阵巫统小胜只只一次。

这个月亮佬派什么都赢的州议席,只要月亮标志就不用什么竞选宣言,活动,还是沿屋拉票咯!

今天听到火箭为了布城漫步之旅,在考虑大计之下,无奈抛弃创党以来的坚持,飞天火箭搁在地毯下,全马一起用蓝眼来攻打政敌,以其成为副首相,部长,副部长,掌握全国资源统治马来西亚。

笑纹从政这些年,一直都在马华屋檐下为民服务,偶尔通过友党巫统协调拨款处理区域发展。笑纹只属于基层小人,不敢恭维大事,哈哈!

看回行动党这些年来变脸,替阵,民联,希联,到抛弃创党旗帜,采纳过去斗嘴的蓝眼,嘻嘻~

跟月亮佬拉票那些年,宣传福利国,不偷不抢怕什么?

林首长还大声喊,月亮佬没杀过一个人?难道其政敌就滥杀无辜吗?

趁大选还未开打,奉劝各位政客不好典当从政初衷,让敌人跨过自己的尸体,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