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一元对一元

唉!财长为了马华两字,竟然把政府给予拉曼学院款项给砍了腰。

也许,他不想马华以拉曼重生,可他忘了拉曼是协助进不了国立大学,又没钱进私立大学的最后选择。

作为一名政客,尤其翻身上马的他应该做好比以前更好,而不是比以前更烂。

可他除了一直批评,不停攻击前朝,他到底做了什么?

对了!就是一直说政府没钱,没钱,没钱…可当官的他们领取官俸没有八万七万,都是五六万,甚至有一个每月超过一百千,对吗?

要是政府真的没钱,执政为民办实事的他们是不是敢说,为了拯救马来西亚,我们不领取薪金和津贴一年。

可他她不止不说,还鼓励人民捐献给予政府,而他她捐献了吗?

今天为了鼓励拉曼与国家一起同甘共苦,一次过就取消数千万拨款,还说其他部门也一样。

可笑纹就奇怪,为何教育部没有取消宗教学府的款项,而且这些教义办学的学校都是这样获得了资助。

只不过许多人不懂教义学府是谁与谁管理,财长懂吗?

拉曼学院创立至今培育了无数高等院校学生,包括几个行动党高官。他们在去年质疑拨款减半,还在国会大厦里头大声疾呼…

今日他们却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名不出声的人,称谓之静静的政童。

财长今日为了报复政敌,不惜代价要马华走入死胡同。可他忘了这一次的五五零款项将是华文子弟永远的痛,拉曼或再也得不到一对一的政府援助,进不了国立和私立学府的学子再也没有便宜学费优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