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拉曼哭泣

当年拉曼学院从六千万少了一半,社青团长在国会大厦控诉国阵政府不公平。

今天三千万剩下五五零时,他却认为拉曼应该自立更生,找马华贴钱办教育,唉!

今日网络讯息都说马华在拉曼学院找钱,把赚到的钱花在政党,呵呵!

可大家都不懂“便宜”学费真的赚大钱吗?

全马最便宜学费是因为政府一对一津贴,要不是老马当年给了一大笔资助,这些拉曼生能获益吗?

尤其去年在国会依依啊啊的青年团长高佬,山脚下的国会议员,还有几个尊贵的政治人物。

去年他们应该是政治化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