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鸠占鹊巢

当财政部长要求拉曼校友会领导该学院大学时,举国上下方懂得校友不只是要懂得饮水思源,回馈母校,还得入主母校,把创校董事踢出去,为国争光!

对于拉曼校友会即刻响应财长的呼吁,我们没有问题,我们应该可以领导…

这个校友会长的及时回应,是不是好像唱大戏一唱一和,事先准备好的好词,哈哈!

作为一名学校赞助人,通过赞助人大会,成为学校董事多年。尔后跟来自校友会代表,家教协会代表,信托人代表,官方代表,赞助人代表组成的董事部十四个董事协调下,不小心称谓了董事长。

这是一番学校董事部的协调机制安排,大家来自各自代表的组织,一起为学校付出和服务。

今天财长的建议,就不懂他了解大众民办学府的基本领导干部“选拔”过程。

有些学校的信托人代表其实就是创校先贤后裔,学校基于创校人办学理念,对于信托人尊重,继续给予德高望重的委托。至今还是给以信托人信任,让他们参与华文学校的传承操作。

今天财长基于政敌的身份,就要这个校友会“踢开”旧董事部,让自己人主导校政。其实,董事部通常也只是管理硬体设备,行政管理都是校方自行决定校政,这更换政权是什么逻辑啊!

校友啊!你是母校教育出来的高等学子,应该不是鸠。作为一名拥有高学历的专业人士,您绝对不会占据母校产业,对吗?

而是爱护母校,与教育实践学者一起发扬光大拉曼精神,大家一起维护创校学院的初衷~为进不了本地大学的学生提供专业知识,让国文没有优等的他们有机会成为一名成功的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