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静静

从过去308大选前后,505大选前后,直到509大选后,天天见报的议员当上了部长,副部长,政治人物。

他还是他吗?她还是她吗?

以前只要国阵成员党一个人说错了,举国各地火箭仔肯定一则又一则文告伺候马华。

他们甚至斥候纳吉,说什么纵容下属,让他们放肆无忌惮。

今天的她们又如何看待同僚的言论呢?教育部长要酒店公开游泳池给学生免费使用。

要是这一句是国阵部长讲道,相信举国红豆兵会轰炸他,并到各地讲座会数落政敌没脑,官僚,官腔。

今天的她啊!只是平淡对待上司,因为老板认为她是超级副手,一个帮得上他的好伙伴。

去年因为拉曼学院拨款少了一半,拉曼校友的尊贵议员炮轰政府抹杀拉曼的栽培和培训。

今年这几位校友呢?则同意财政部长不给拨款,还要拉曼用储备粮来自供自给。他们几乎忘了一年前的自己说…

去年同期的他们没有觉得拉曼是马华的,而提出政治机制要分开。今年当今后,方而觉得马华必须与拉曼切割才能获得一对一资助。

也许当官后,或多或少换了脑袋,大家都换了官脑。一起以官腔解决问题,尤其针对政敌的方案。

他她也几乎看不到政府部门的笑话,黑鞋白鞋换不停,PTPTN还还是不还,税收局要开始收钱了…

对啊!笑纹还是跟他学习做一个静静的家伙,不会得罪人,又不会让人以为你爱出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