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野鸡政客

当文凭被人质疑时,你会如何处理呢?

拿出你的成绩册?叫你的同学出来见证?还是静悄悄等首相帮你提出解决方案…

在职场打工三十余年,换了七间厂房,也许是跟亲戚做工,老板不曾要求看文凭。

而我在过去求学的那段日子,中学勉强毕业,还政府考试国文不及格,高三留级了一年。

对笑纹来说,留级不是伤天害理,是以从来都不隐瞒重读高三的故事。

近几天看到政治人物的文凭认证闹剧,不懂你又如何看这群演员的剧场表演!

有些说是了,又改口说其他。有些说什么靠本事,以选票当选。有些交由首相处理…

今天碰巧坐在警察局按字写稿,在想要是被问责时,是不是跟看官说,是警察叔叔阿姨的“诱惑”。而不说是笑纹爱写天性,总是利用空闲等待时刻,写写字~

对于议员给予的解释,人民除了摇头晃脑叹息之外,相信被逼当一个疯子去。

原来变天后的政治改变,是换了一群野鸡(农场)大学毕业生来领导我们。

要是持着野鸡学士,硕士,博士的尊贵议员跟你说,我的文凭肯定是真的。都是政敌胡说八道,你们不要相信谣言…

唉!要不是你的自我介绍写着牛顿大学,谁懂你跟牛很好。

要不是你持着剑桥大学文凭,谁懂你不曾去过剑桥?

要不是你们都说自己是大学生,谁会质疑走在大街小巷的大学生有来自纽约曼哈顿,美国剑桥,中国北京,还是大山脚日新大学啦!

王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