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不清真的旅游

在马来西亚往往有些政治指控说,赌博的钱不清真,不可以用来资助宗教信仰项目。

对于那些人的话语,相信非我族类都习惯了钞票清真吗?

钞票在市场上流动,大家都不懂钞票流转过哪个角落,还是有些人窝藏底裤,鞋底,屋子夹缝,还是躺在贵重的名贵钱包里?

所以,当那些人批评税收不够纯净时,你我他往往一笑而之,管他去~

前几天,趁农历新年假期,执法单位几个大佬飞去土耳其进行考察工作,被民众发觉了…

内政部长解释该团是去土耳其访问交流合作,看看哪儿的案件审理。

对于这个解释,笑纹肯定不能不接受。因为,马来西亚确实存在了大量的诈骗团伙成员,还成为了中国犯罪分子的训练基地,对吗?

其实,诈骗集团能在本地绵绵不绝,是这里有很多地方可以窝藏,而且执法单位也无法真正覆灭他们咯!

今天写文不是分享犯罪分子打不完,而是觉得执法单位使用跑马集团的资助去外国交流,如斯行为还清真吗?

也许在教义下,诈骗也是一种特殊案例,跑马赌博游戏也是一种非我族类案例。利用这种互相打击资助团伙,相信不是用公款飞出去就行了。

原来使用不清真的款项,还得有堂皇的理由,公安一哥申请,朝廷内长看也没看就批准…

更不说,有几个人去?做什么飞机?土耳其有更优秀的诈骗团伙?这一趟去了,过几个月又退休好几个大佬…

大佬啊!你们去土耳其聚首,是不是学到了破案技巧,学到了打击骗子集团,呵呵!

除了上述骗术集团,警方接下来的侦探工作,还得分辨政客的学术资格,飞到澳洲大学找出野鸡工厂,飞到美国,英国,非洲,中国寻找破绽百出的文凭。

还得鉴定老马是不是马类?马智理是不是马氏后裔?还有…还有…还有…谁跟谁的学士学位证书是买回来的~

看到纳吉穿着荣誉博士的照骗,还说自己1974从大学毕业典礼走出来,哎呀!博士就是原貌,学士就是四方帽,硕士就是猫猫猫…